當前位置: 首頁 ? 回憶 ? 博雅情深

致敬到邊疆奉獻青春的大學生們 ——柯坪行印象記

2019-11-14

時光總在不經意間倏然流逝,轉眼便到了收獲的季節。時值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歡聲尚未散去,余韻尚未消退,瑟瑟秋風便早早捎來了涼意——新疆的秋天總是美麗而短暫。趁著秋意還未褪去,我啟程去柯坪縣阿恰勒鎮開展法律援助接待日活動,并參加新疆北大校友會籌集冬衣在當地的捐贈發放儀式。

今年,我幫助柯坪縣阿恰勒鎮建立了遠程法律援助站,為當地群眾免費提供法律、家庭婚姻、心理健康、教育、重大疾病術后飲食等方面咨詢服務。另外,每當這個時節,新疆北大校友會的校友們便要像往年一樣忙碌起來,盡自己的綿薄之力為各族群眾送去溫暖。今年,新疆北大校友會又為貧困地區籌集了一萬四千件冬衣,冬衣發放覆蓋區域就包括柯坪縣。

從烏魯木齊出發去柯坪縣,沒有直達車輛,需要到阿克蘇后轉乘大巴車。雖不方便,卻也給了我領略柯坪風光的機會。

在一片遼闊無垠的大地上,一條公路在大漠戈壁上蜿蜒;遙遠的天邊,一輪紅日正徐徐下落,離天地間邊際線越來越近,不經意間已貼到了大漠的棱線。紅日與大漠交相輝印,使得茫茫大漠更加光彩照人,火紅得讓人感到驚艷,好像是天公故意在荒灘戈壁上抹了一道紅紅的唇印——此情此景,真的應驗了那句古詩: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火紅的天地間,一處蒼涼的遺跡輪廓漸漸清晰,柯坪的著名遺跡——齊蘭古城遺址露出了它的真容。在古代,這是絲綢之路北道必經之地,也是龜茲與疏勒間商旅往來的糧草補給站。經過數千年的歲月洗禮,幾經毀建,這些遺址終于沉寂在這片大漠中,默默見證著歲月的年輪。

望著窗外飛速后退的風景,我不禁想,上天若是遺忘了這片土地,為何會在無際的大漠戈壁中創作出這壯麗的美景,為尋找家園的人類提供了一塊棲息地;若是眷顧著這片土地,又怎會使這個地方成為國家級深度貧困縣……

一陣嘈雜聲將我從思緒中拉回,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個臉色略顯蒼白的年輕人一邊喊著“李老師”,一邊說自己是“郭平”。我仔細看著這個雖經常電話聯系但從未謀面的小伙子,面帶疲憊的他,雙眼卻炯炯有神。簡單寒暄后,我們乘車前往目的地——阿恰勒鎮。

在路上,想起之前和郭平在電話里都是談法律援助站建設運行的事,對在南疆的工作生活,他卻很少提及。作為一個長輩,看著和自己女兒差不多大的他,便忍不住要多問問。

通過來時和車上鄰座的維吾爾族小伙子聊天得知,郭平是山西人,2016年從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畢業,志愿支援西部,并主動要求到阿克蘇地區最偏遠的柯坪縣工作。三年來,他曾擔任過阿恰勒鎮黨委副書記,主管過就業、社保、民政、退役軍人事務、殘疾、宣傳等一系列工作。

到阿恰勒鎮后,郭平就帶我去了法律援助站,并介紹了建站以來接待咨詢的情況。一個維吾爾族女孩在負責這一塊工作,我向她了解了日常工作情況,女孩說:“現在來咨詢的還不是很多,但比剛開始多了一些。我們正在加大宣傳力度,相信以后來咨詢的群眾肯定會越來越多。”我鼓勵她要加大宣傳,特別是要做到以調解案件為主,真正發揮法律援助站的作用,更好地為群眾服務。女孩開心地點頭回應。

我們來到發放冬衣的院子里,老鄉們圍過來,拉著郭平的手,熱情地和他打招呼——幾年來的基層工作讓郭平和當地群眾結下了深情厚誼,使他融入了群眾的生活。在冬衣發放儀式上,受大隊支部書記邀請,我代表新疆北大校友會給在場群眾講了幾句,鼓勵老鄉們要在黨的帶領下不怕困難、勤勞致富。棉衣發放很順利,不少村民拿到棉衣后便當場試穿起來。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家拿到棉衣后高興地說:“感謝給我送來了棉衣,這棉衣就像是給我量身定做的一樣,很適合,也很暖和。謝謝你們!”邊說邊拉著我們去她家做客。老人妮莎罕·吾斯曼拉著我的手說:“為了讓我們溫暖過冬,今天給我們發了棉衣,我很高興,感謝黨和政府,感謝新疆北大校友會。今后我一定要通過自身的努力改變貧困現狀,徹底摘掉貧困的帽子,過上更好的日子,讓我的孩子也有希望考上北京大學。”小小的院子里,沉浸在歡快的氣氛里,許多人過來主動和我擁抱、握手道謝。握著這一雙雙粗糙但溫暖的手,我的內心也抑制不住地激動。是啊,送人玫瑰,手有余香;一件棉衣不足以改變群眾的生活,但可以使貧困群眾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感受到社會的關愛。

棉衣發放結束后,郭平帶我去走訪了其蘭村的“巧手”手工藝品合作社。合作社成立將近一年,主要制作鉆石(樹脂鉆)畫。郭平介紹說,在這里,由企業提供工作設備,合作社提供員工,昌吉學院提供訂單,形成“駐村工作隊的派出單位+企業+合作社”的新型扶貧模式;今年的訂單已在8月底全部完成,被服已順利送到昌吉學院,被服質量得到了學院師生的一致好評。從郭平的語氣中,我能感受到他對合作社傾注的心血,以及對合作社成功運營的滿意、自信。

通過近距離接觸,我發現郭平想的最多的,還是怎么幫助老鄉們脫貧致富。郭平時常關注國際國內時事,為應對棉花價格下調導致群眾增產不增收的問題,他主動跟北京油莎豆產業聯盟聯系,引進油莎豆種子進行試種,嘗試對當地農業產業結構進行調整。同時,郭平也不忘利用母校的教育資源優勢,邀請北師大藝術與傳媒學院的研究生在暑假期間前來柯坪縣支教,通過他們將最先進的教育理念植入這個深度貧困縣。

之后,我們又去了柯坪縣蘇巴什水庫和沉砂池,這是柯坪縣兩項宏大的水利工程。

在蘇巴什水庫,還能看到一個個由鐵絲網壘起來的防洪墻,鐵絲網里面裝的是密密嚴嚴的石頭;還有由一袋袋沙袋壘起來的防洪墻。郭平感慨說:“今年9月份,全縣干部在蘇巴什水庫參加抗洪時,連續一周,不舍晝夜,終于把被洪水沖毀的地方給填起來了,及時對隱患進行了補救。”聽著郭平的介紹,我不由想起了剛剛由習近平總書記做出重要批示、要求全黨全國學習的時代楷模和優秀共產黨員黃文秀同志,她也是北師大畢業的。我笑著跟郭平說:“你是我們新疆的黃文秀。”

他謙虛地對我說:“李老師,您過獎了,我哪里能和黃文秀校友相比啊,她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抗洪那些天,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大家都積極主動參與到抗洪的隊伍中來,熱火朝天地干著。” 郭平似是在回憶地說。我從他的話語里,感受到了一個年輕同志在基層歷練中的成長與成熟。基層是鍛煉干部的大熔爐,尤其是新疆南部基層,更能通過維護社會穩定和打贏脫貧攻堅戰來錘煉干部。

郭平指著水庫右側的山上和左側的山下說,這兩處是國家重點文物保護遺址——克孜勒佛寺遺址,是北魏年間留下來的,因風化水蝕造成了遺跡的退化,現在已經看不到它的全貌;這幾年,當地政府申請了專項資金對其進行了加固。這些遺跡可以充分證明,佛教在很早之前就在新疆南部盛行了,是早于伊斯蘭教在南疆流傳的宗教。

在沉砂池,我看到了一個很大的人工湖,碧波蕩漾,與藍天白云正好相映襯,形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在水邊還可以看到有魚在水中穿梭。郭平說,這是浙江省援建的,現在可以為周圍兩個鄉鎮的農田灌溉提供充足的水源。看著這湖、這天、這云,我突然感到特別的溫暖——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社會主義大家庭真的很好。

隨后,郭平帶我在一家具有當地特色的飯店吃午飯。看著熱氣騰騰的恰瑪古和羊肉,我細細品嘗起來——羊肉肉質緊致細膩,又無膻味;恰瑪古吃起來也軟綿綿的,并帶著絲絲甜味。我好奇地問,柯坪縣的羊肉和恰瑪古為什么這么好吃?郭平解釋說,柯坪的土壤鹽堿程度高,水也是咸咸的鹽堿水,草也是鹽堿草,再加上干旱少雨,青草長得稀疏,羊要吃到一棵草,經常要跑不少路,于是造就了吃鹽堿草、喝鹽堿水的柯坪羊的羊肉肉質細膩緊致、鮮美無膻味,柯坪恰瑪古有獨特的甜味。郭平說,還有柯坪的黑枸杞,這種黑枸杞只有在戈壁沙漠交接處才會生長,是難得的好藥材,被譽為“軟黃金”,賣得也很好。哦,原來上天給了這里惡劣的自然環境,卻賜予了這片土地人世間美味的食材。

一頓飯時間,郭平的手機響了很多次,他也接了很多次。他滿臉歉意的對我說:李老師,真不好意思。簡短時間的接觸,讓我感受到了新疆干部的踏實、辛苦和不易。這些從內地來的年輕人,為邊疆默默奉獻著。他們是新時代里最美麗的人。

惜別郭平,踏上歸程的時候,我腦海里涌出十六個字:道阻且艱,何辭其難;使命在肩,何辭辛勞。我想,雖然黃文秀已經走了,其未盡的事業,會由像郭平這樣的人接力走下去。

文秀走了,郭平他們來了。

腳下踩多少泥巴,身上沾多少土氣,不掩情深在邊疆,風雨無阻基層路。像郭平這樣到邊疆工作的還有很多。每年,一批批北大、清華、北師大等多所高校的畢業生來到新疆,來到這片遼闊的土地上,為邊疆的穩定和發展努力著、耕耘著。新時代到邊疆奉獻青春的他們,在赴疆的道路上義無反顧,堅定不移;新時代到邊疆奉獻青春的他們,在基層摸爬滾打之路上無怨無悔,奮發前行。他們代表著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新時代青年,他們代表著為實現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而努力的各族新疆人民,他們代表著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努力的優秀中華兒女。

致敬!致敬這些新時代的中華好兒女!

 

作者簡介:李慧娟,中共黨員,基層檢察院高四檢察官,北京大學法學院法學學士,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一屆、第十二屆人大代表。

 

kk电玩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