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人物 ? 人物訪談

楊菲:八載基礎路 一生北醫情

2019-10-29

編者按: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北京大學廣大師生始終與祖國和人民共命運、與時代和社會同前進,在各條戰線上為我國革命、建設、改革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70年,每個北大人都有一段關于北大的記憶,都有自己的北大故事。北大新聞網特聯合醫學部黨委宣傳部、深圳研究生院、國際合作部、校友工作辦公室、離退休工作部等開設《70年·我的北大故事》專欄。

專欄通過報道70位普通北大人,分享他們印象深刻的、與北大有關的故事,從不同時期、不同側面、不同角度,記錄和反映北大的精神傳統、師長風采、校園文化、精神風貌,和讀者一起在塵封的記憶里,感觸一個更具體更生動的北京大學,進而感受時代的變遷。

需要說明的是,北大有數十萬師生校友,我們僅從中選取了70人進行采訪。由于時間有限、認知有限,在人物選取上難免有一孔之見,希望讀者諸君指正。

新聞網正陸續推出相關報道,敬請關注!

個人簡介:楊菲,首都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神經生物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系主任。中國及美國神經科學學會會員。2001年就讀于北京大學醫學部八年制基礎醫學專業,2011年獲得神經生物學專業博士學位,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博士后,研究助理。主要研究方向為慢性疼痛的發病機制和治療手段,以及中樞神經系統損傷后的神經保護。

楊菲博士畢業照(2009年)

2019年是個特殊的年份,偉大的新中國在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走過了不平凡的七十年。而對于北京大學醫學部八年制基礎醫學專業這棵碩果累累的大樹來說,2019年也意味著他的第一批果實剛好成熟墜地滿十年。從2001級第一屆招生開始,過去的十八年間,北醫關于基礎醫學教育和八年長學制的摸索從未止歇。我們要培養怎樣的學生?我們要怎樣培養學生?這些學生從哪里來?又將往哪里去?而關于這一系列問題最完整的答案無疑就隱藏在每名學生求學時和畢業后的人生履歷中。在這些已經畢業的學生當中,有的人也許已轉行經商入仕,有的人也許選擇遠行去異國扎根,但他們當中更多的人依然留在或回到這片深沉的土地上,在科研的天空下奮力翱翔。其中,現任首都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神經生物學系系主任楊菲教授,正是2001級第一屆基礎醫學八年制學生中的一員。十八年間,他在科研道路上日以繼夜的探索和前行。十八年后,他也用行動和成績對母校和八年制基礎醫學專業做出了最好的匯報和詮釋。

楊菲與美國實驗室導師及成員合影(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2017年)

無論是北醫博士畢業后前往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進行深造,還是回國后在首都醫科大學擔任教師,楊菲坦言,在北醫作為基礎醫學專業學生求學的這八年給他帶來了最為深刻的變化和深遠的影響,而這都源于他和北醫眾多老師日常接觸中所獲得的言傳身教。

雖已時隔多年,但是楊菲依然清晰地記得韓濟生院士授課時的點點滴滴。作為老一輩科學家的典范,韓濟生不僅傳授了神經科學和針刺鎮痛的醫學知識,還傳遞了很多深刻的人生哲理。在家國情懷方面,韓濟生在課上回憶他的生平時提到,在他年輕時國家孱弱、外敵入侵、家園不保、人民苦難,這些沉痛的經歷讓韓濟生深刻地意識到只有國家強大才會有個人的尊嚴和自由。

2018年,當楊菲和他的愛人,同樣出自北醫八年制基礎醫學專業的李纖面臨著留在美國還是回到中國的選擇時,這些曾經的諄諄教誨讓他們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后者。在國外的7年多時間,楊菲切身感受到,正是因為祖國的強大,身處他鄉才會擁有心中的那份安全和尊嚴。

而在為人處世方面,韓濟生也在課上告誡學生們,人永遠都不要把自己看得過高,無論做事還是做人都不能有“傲嬌”的心態,低調、謙遜應該是貫穿人一生的品質,用一句通俗的話說就是“一個人時刻要夾著尾巴做人”,這也讓楊菲銘記至今。正因為有著像韓濟生、唐朝樞教授這樣一批出類拔萃且德高望重的老師,楊菲不僅接受到了高水平的本科階段教育,更感受到了精神領袖般的力量。只有這種偉岸的力量,才能支撐著他在漫長而又曲折的科研道路上越走越遠、不忘初心。

北京大學基礎醫學院現任院長、黨委書記萬有教授,是楊菲的博士生導師。五年的朝夕相處,萬有教授對待工作的一絲不茍,對待科研的精益求精,對待學生的關懷備至,以及對待生活的隨遇而安,都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楊菲此后的工作觀和生活觀。

傳承著萬有老師的教育理念,楊菲在初次面對自己的學生時,總是先給他們表達自己想法的機會,并借此發現他們自身的長處、優勢和興趣所在。在日常的培養中,楊菲會基于每個學生的特點,幫助他們設計課題,甚至規劃職業方案。他平等的尊重和關注每一名學生,因為他相信每名學生都是可造之材,“沒有不成器的學生,只有不負責的老師”。

在科研上,楊菲也始終更重視對于學生科研興趣的培養和科研思維的引導。楊菲認為“科研就是要用獨特的視角和新穎的技術來回答古老的問題。這就像審美,雖然對于美的追求是人類古老的命題,但不停變換的時尚風格才賦予了它永恒的活力。而對于科研來說,新現象的發現和新技術的創新給予了科研持久的生命力和增長點,如果我們總是用一成不變的思維方式和實驗方法,學生怎么會對科研感興趣?又能從老師這里學到什么呢?”

此外,楊菲對于科研也有著自己務實的態度。他認為:“科學對于人類和國家都是一項重要的工作,但它也只是千萬種工作中的一種,而不要把它神化。科研工作者要認真對待自己的事業,具備良好的職業操守和職業道德,同時社會和國家也應該對于所有科研工作者給予恰當的關注和評價。”

當年,作為第一家招收八年制基礎醫學專業的學校,北醫對于這些學生的培養模式仍處于探索的初期,包括學制的設計等問題都沒有可以借鑒的先例。但是,從1977年開始建立基礎醫學專業伊始,北醫對于基礎醫學的專業設計是堅持不變的,那就是建立臨床醫學和生物學基礎研究之間的橋梁,研究人類生命和疾病現象本質及其規律,培養引領現代醫藥衛生事業和高等醫學教育事業發展所需的優秀人才。而長學制的引入也恰恰順應了當時的專業和社會需求,楊菲直言不諱地說,當初選擇報考北醫基礎醫學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它八年一貫制的培養模式。時至今日,他仍然堅信這是培養基礎醫學卓越人才的正確辦學模式和理念,越來越多兄弟院校的效仿也在支持著北醫當年高瞻遠矚的決策。其實,北醫當年的探索何嘗不是一種實驗。對于北醫當時的領導和老師來說,他們也承擔著極大的壓力,甚至是面臨著風險。拓荒者注定是孤獨和寂寞的,也正因此,長出的新芽對于他來說才是倍感珍貴的。從那些北醫人的身上,楊菲明白了耐得住失敗和寂寞對于成功的意義。在他周圍,有的同學和朋友在別的行業可能早早實現了財務自由,即便和同齡的科研工作者相比,楊菲也并不認為自己處于優秀的行列。但在十余年的科研之路上,他從未想過離開和放棄,只是盡自己的努力,開拓著屬于他自己的那片天地。心知雖有萬難,仍要奔赴此處,源于對醫學事業的熱愛,更源于對維護人類健康的不懈追求。

北京大學醫學部從1977年開始招收基礎醫學專業的學生,2001年起,學校開始招收八年制基礎醫學專業本博連讀的學生。雖然經過多次教學改革,但是“八年一貫、本博融通”一直是北醫堅持的教育原則。十八年會讓呱呱墜地的新生兒長大成人,但在波瀾壯闊碧血千秋的歷史里,卻只是滄海一粟。無論是國家還是個人,許多關于新世紀的愿望已經夢想成真,一些新的期望又將在這個美好的時代盛大開啟。而北大醫學對于基礎教育的探索,也一直都在路上。

在采訪的過程中,楊菲突然接到了學校的緊急電話,我們便匆匆結束了本次采訪。七月的北京驕陽似火,望著楊菲在烈日下前行的身影,相信北大醫學血脈里的厚道精神會經由楊菲這樣的學生、這樣的老師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

一夢十數載,最好的少年時代;輝煌如今日,仍將天地皆入懷。

kk电玩游戏大厅下载